中铁隧道人:蚁人生宋宝杰的二三事

2018年11月08日 22:27  

宋宝杰。中铁隧道局供图

  中新网浙江新闻11月8日电(汪恩民 胡丰盛 王雪健 刘晗)作为普通农民工,是没有工作专情这个概念的,今天在南方,明天背着行囊北迁,今天深山修隧道,明天大城市盖房子,他们成为这个世界里最孤单却不可小看的蚂蚁,而在杭州公司,有这样一个人,用他的热爱和坚持,成就了他与其他人不同的打工隧月,将蚂蚁生活的精彩纷呈,在专业岗位上给中隧人带来别样的惊喜和同样的感动,他就是杭绍台高速8标项目隧道喷浆班的班长叫宋宝杰。

  说起项目引入隧道施工“九台套”的时候,他原本憨憨的眼神里放出了异样的神采,“我以前是做干喷的,一干就是好几年,四台机器同时施工,十五六个乡党一块干活,两三个人抱着喷浆头站在钢架上。那时候,感觉自己就俩字——有用。可没办法啊,工程需要,来了这么个大家伙,长长的喷浆臂,一堆认不来的按钮,最主要因为它我要改变工作方法了,什么都要重新开始学习,所以想想就心烦啊。”

  当时,项目为了让这些干喷老司机们尽快适应湿喷新技术,请了生产厂家的老师傅过来手把手地教,老宋看着人家用遥控器把喷浆臂玩得那么溜,自己也手痒,可是一上手,这机器就像认生一样,不灵了。由于不能娴熟掌握技术,班组动作慢,喷浆控制差,他们经常被上级领导批评。“老宋,实在不行咱回家,咱干了这么些年干喷,凭啥要受这种糟心活儿!”老婆每每打电话,发现昔日提到工作神采奕奕的他,近来语气里都透露着垂头丧气,便劝他道。但西北生养的汉子骨子里倔,觉得不就是湿喷么,就不信这个邪!

  老宋告诉我,最让人恼火的是台车上的几排按钮,老是记不住,他就想着用土办法,拿手机拍下来,用纸画下来。收了工就带着组员们挨个儿地往下背,搞通那些按钮到底是啥意思,半个多月,硬是死记硬背了下来。只要按钮记熟了,套入各个操作流程,有原先的技术作为基础,班组成员又肯勤加练习,最终还是掌握了娴熟的湿喷技术。班组成员老翟还说,现在我们操作这玩意儿,比那个厂里的老师傅溜多了。

  初期学习阶段的时候,因为不熟练,喷浆经常“堵管”,往往四个人齐上拆卸清理,身心俱疲,可初期支护是隧道整个工序里靠前的活儿,前边堵了,后续的工序就要停滞,面临前堵后追,老宋这里只有干着急,现场副经理经常发脾气,往往月末评比倒一倒二,让老宋心里很不爽,憋着一股气一定要搞清这个洋玩意儿到底怎么了。

  于是他就去找实验室的技术员,泡在办公室一遍遍地查“堵管”原因,最终发现了是混凝土和班后清理问题。老话说,找到病根儿好下药。老宋总结出来,但凡有车送料,必须先“摸一摸、抓一抓”,检验混凝土稀稠。太稀太稠会“堵管”,班后清理不到位,管子里残留的混凝土也会“堵管”。三番五次地摸索,严格按照班组6步走程序,终于让这个大家伙走上了正道儿,月末评比的分数好看了,大会上还专门表扬了老宋的班组爱琢磨、爱钻研。老宋说:“那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但是,速度一快,问题也来了。以前做干喷,人离工作面近,抱着喷浆有手感,现在被这个高科技一整,反而感觉不实在,喷浆平整度成了大问题。老宋想,那么多困难都克服了,不就是把平整度控制在5公分么,办它!

  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当隧道进入Ⅲ级围岩无拱架段,没有了钢拱架做参照,这样一来,难度更高了。搞不出合适的办法,又会给班组抹黑,老宋用尽了各种土办法,在边墙、拱顶打钢筋头、拉钢丝做为参照物,一遍一遍地摸索练习,从2米、1.5米、1米,在到0.5米,半米半米地进行平整度检验,现在喷浆,老宋他们就像有了火眼金睛,远远地就能把平整度保证在5公分,顺利通过首件验收,老宋的班组还在业主的全线技能比武中获得第一名。

  老宋说,项目部把荣誉证书寄到了我家村委,给我老婆打电话,告诉她我在外工作很棒很厉害,我儿子还在电话里给我点赞,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尊严、有荣誉感,觉得苦儿点累点儿也都值啦!

  采访完后的他,久久不能忘记与他谈天时候他的神采,他的蚁人生活,也让我在微小中感到震撼,人生历来要经历大大小小的挫折和改变,可是他却和他的同伴一起,组成了蚂蚁队伍,遇到困难想法子,不抛弃不放弃,将蚂蚁全力以赴的精神发挥道极致。

  我想,这就是最渺小的生命,也是最伟大的生存吧。(完)

[编辑:徐逸艺] 来源:中新网浙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