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分社正文

百乐萌“萌友”齐聚杭州 “美龄峰会”为退休生活提质

2019-09-23 09:43:15  
活动现场  百乐萌供图活动现场 百乐萌供图

  中新网浙江新闻9月22日电 (沈权辉 张丹)“我们一起玩好旗袍,秀的不是身材与年龄,秀的是久违的自信与魅力绽放的生命。”来自嘉兴的一位“旗袍姐妹”如是说道。

  21日,一场以“快乐成长、为美龄喝彩”为主题的学术会议在杭州职业技术学院一号会议室举行,来自上海、北京、江苏、江西等全国多个城市的网红大妈和高校教授因为共同的爱好欢聚一堂,分享她们的快乐生活和对旗袍的喜爱,并且就女性退休生活如何提升、成长等问题发表自己的感受与看法。

  人口老龄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必须面对的社会课题。浙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先行区,也是进入老龄化社会较早的地区。2017年2月,浙江省政府发文要求大力扶持发展老年教育事业,其中包含鼓励社会力量举办老年教育,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打造在线学习平台和“空中课堂”,推动发展“互联网+老年教育”等若干实施意见。

  “关注、陪伴和社交才是老人的真正需求。”浙江省民政事业发展促进会理事、西湖美龄峰会主办方之一的百乐萌创始人朱子一表示,百乐萌是一款面向45-65岁之间女性群体的文娱社交服务平台,通过线上视频和线下活动“召集”全国各地爱好旗袍服饰表演的姐妹,充分发挥互联网的纽带联结作用,为“旗袍姐妹”们提供了一个交流分享、展现自我的社会舞台。

  中华萌友大会的筹备主席叶小静在会上分享了她加入百乐萌以来的经历和感受。“百乐萌今年举办了六一美龄节中华萌友大会和一些主题交流活动,融入互联网创意让我们‘萌友’感觉是特别好的。”

  各路“萌友”来相会

  为啥叫“百乐萌”?“萌友”都是谁?

  朱子一解释,“百乐萌”一层意思取自上海著名文娱场所“百乐门”谐音,代表了民国范和国际范,另一层则意味着女性追求生命长寿过程的质量,对青春的美好回忆和对体态、心理方面的年轻化追求。

  参加这次学术会议的都是百乐萌中华萌友大会各地区主席与团队代表,她们中不仅有985高校教授、企业老板,还有圈内的知名旗袍达人、网红大妈以及国企退休老领导。

  来自北京的李亚芹,是全国知名的旗袍模特导师,参会者中辽宁朝阳市的郑冬梅和江西吉安市的刘磊,都曾师从于她。李亚芹表示,大家因喜爱旗袍而聚在一起,希望今后各区团队可以多多互相交流,未来将不局限于旗袍这一种表演方式,可以融入国际元素来丰富中国的旗袍文化。

  海宁的孙丽菊、永康的应红霞、瑞安的石丹、德清的范巍凌、路桥的赵雪琴以及杭州的冯月芳等网红,都曾有过舞蹈经历,现在已经转型成为旗袍模特界的大咖。

  江苏盐城的唐盐琴、宿迁的戴金华、泗洪的刘莉,她们所带的队伍成立不过两年时间,已经红遍当地。宁波的宋丽波是一家企业的老板,在宁波地区广收门徒。

  另外,还有以张秋月为代表的女性华侨,她们在所在国的国会大厦等地举行了庆祝活动和旗袍走秀,以此推广中华优秀文化,展示华人退休者的美好精神面貌。

  谁不想优雅地老去?

  一辈子就那么长,她们希望能够优雅地老去。

  长久以来,“中国大妈”一词所代表的社会形象比较负面,比如身形臃肿、不讲公德。朱子一将这群热爱旗袍的“中国大妈”定义为“美龄族”,他说:“活到老,美到老,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

  学术会议上,大家避谈“中国大妈”一词,而是以“旗袍姐妹”互相称呼。“叫我们大妈要生气的。”去年得了美龄峰会展演第一名的云和县冯伟萍说。

  来自上海的胡兰,退休前是一家985大学的副教授,退休后成为“旗袍姐妹”当中的KOL(关键意见领袖),她对“美龄族”有着自己的理解。“美龄族是指退休前后的女性,是新中国优质环境中成长的七零后,经历文革的六零后和经历上山下乡的五零后,她们为了一个共同的事业‘无缝增龄,优雅老去’而聚在一起。”

  来自嘉兴的言新妹刚过四十岁,与丈夫一起打理自家工厂,她团队里的旗袍成员基本上都由女老板组成。言新妹从小喜欢旗袍,认为它代表了中国古典女性和东方审美。

  杭州和家园社区的王玉华,虽从外地来,但只花了三四年时间,已经是老年文艺界的网红。在她的印象中,之前大家都玩广场舞,自2015年开始每个社区突然开始成立旗袍模特队,无论城里的大姐,还是乡村的大婶,在这个潮流上实现了同步。

  从原来浅层次的唱歌跳舞,演化到模特走秀、服饰表演,这正是近年来中国退休女性群体中发生的一个巨大变化:粗鄙、高声大嗓正在大面积退潮,代之以优雅、安静的传统审美。

  “互联网思维”撬开老年市场新窗口

  创业遭困难,产业有壁垒,老年市场亟需开拓和创新的关键窗口。

  在给老年人举办活动的过程中,朱子一发现,虽然业界普遍认为老年产业是朝阳产业,但由于缺少关于老年人的科学研究,使很多投资人对其带有偏见,这给朱子一团队创业带来融资困难。

  “他们觉得老年人出门就是拄着拐杖,而我们的旗袍姐妹是来秀身材的。”虽然也会碰到“懂行”的人,但是不多,这让朱子一做这个产业感到很孤独。“目前政府对老年产业的扶持性政策比较少,浙江在这方面其实做得还是比较好的,现在已经有一些试点性的政策”。

  “中国大妈分为四大门派,分别是旗袍秀、广场舞、唱歌和瑜伽,我最先入手的就是旗袍秀。”就和行业存在壁垒现象一样,老年产业之间也存在壁垒,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朱子一根据年龄、性别、兴趣爱好等差异将老年人分为若干类人群,利用互联网思维打造老年人流量矩阵,经营垂直化老年产业。

  与此同时,百乐萌还与浙江大学老年大学进行战略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共享李亚芹这样的优质师资。“移动互联网公司+国内第一阵营高校”的组合解决了老年教育师资缺乏等问题,成为提高老年教育质量的不二之选。

  一直以来,中国老龄行业发展较慢、层次偏低,但随着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人进入退休阶段,退休者的人数和文化层次有了大幅提升,相应的产业提升随之而来。

  在此背景下,朱子一呼吁推动建立社会企业单独类别,将养老服务列入首批社会企业试点,提出将退休者定位为“美龄族”的构想,为打造老年人公益娱乐移动平台深研细究,等等这一系列的努力在建立老年人社会主体地位、营造美好退休生活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是共同的爱好让我们相聚在一起,是正能量的爱心让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有幸伴随着时代改革的春风,成为最幸福的‘旗袍美人’。”来自金华的徐丽卿说。

  2019第五届西湖美龄峰会的前身是中国纺织服装教育学会等单位主办的中国老年服装设计和模特大赛,此次学术会议为本届峰会的分活动之一,模特大赛将于22日举行。(完)

[编辑:马牧青] 来源:中新网浙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