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分社正文

浙江莲都古村复活破茧成蝶 村民乐享幸福生活

2019-08-13 20:32:50  
下南山村 周禹龙 摄下南山村 周禹龙 摄

  中新网浙江新闻8月13日电(记者 周禹龙)“做梦也想不到,‘下南山’还有今天。”浙江丽水莲都人符勇国,坐在民房改建的咖啡厅中,面对记者,把一肚子话倾诉而出。

下南山村 周禹龙 摄下南山村 周禹龙 摄

  曾经,下南山村民整村搬迁,住进了新居,但越来越破败的老村,成为村民心中的结。2017年,心结解开了,在莲都“消薄”政策的春风下,“联众度假”与该村签下合约投资6000万,通过村集体从村民手里租用房子使用权。

下南山村 周禹龙 摄下南山村 周禹龙 摄

  下南山村始建于明万历年间,是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古村。搬迁前,村民生活极为不便。村民为了留下良田种粮糊口,只能选择在几乎找不到一块平地的村里依山建房,房屋高低不平。村道狭窄曲折,村民所有物资得靠人力一担一担从山下挑到山上,每当汛期,村民还得担心山洪暴发稻谷颗粒无收,甚至涉及生命安危。

  为解除村民生产生活安危,过上幸福美好生活,2004年,莲都区委区政府助力实施下南山村农民下山脱贫建设新村,建成占地40000平方米,基础设施齐全、公共服务完善的下南山新村,整村村民搬迁下山入迁新居,下南山老村从此走上了古村保护与开发并举之路。

  几年下来,莲都成功破题“乡愁能不能成为经济”,不仅实现了工商资本与村集体、村民三方共赢,更是开启农旅融合、乡愁记忆重温之门,探索出具有莲都特色的“下南山古村落复兴模式”。

  下南山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搬迁后村民的生活方便了许多,但空无一人的老房子无人看管维护,逐渐荒废、漏雨、梁架倾斜、墙体开裂,随着时间推移破败倒塌了一大半。

  为保留能无声诉说历史温暖和繁华的古民居、吊脚楼、马头墙、檐下和瓦楞,莲都按照“保护第一、修旧如旧”的原则,先后通过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村庄整治提升建设等项目实施,对全村35幢古民居进行了抢救性修复,整体拆除与历史风貌有冲突的建(构)物800平方米,完成整修立面改造11200平方米,统一色彩为土黄色或泥色墙体,配套建设水、电、路等设施,使古村得以较好地恢复原貌。

  古建筑的修复采用“就地取材、以旧修旧”的方式对古建筑进行开发利用,用肩扛、人抬、骡驼的原始方式运送,充分保留原生态村貌,村中的小石磨、原来村民农耕生活留下的坛坛罐罐、花花草草都成为造景的重要元素。如,最原始本土瓦罐打造的水系小品、充分利用地形高差排水打造的瀑布景观、农耕展示园……都成为了“乡愁记忆”的美妙载体。

  李凤仙是下南山村村民,在闲聊时,记者得知,她从青田嫁到下南山村时才20多岁,转眼间在这个村里就生活了40多年。如今,孩子们都去了杭州工作,自家170多方的老宅已租赁给政府用于项目开发,她不但看到了老宅被保护下来,还看到了自己青春和她大部分的人生经历。

  修复古村落,留住思乡情。如果南山古村的故事在这里划上句号,不免让人有些意犹未尽。对于当地居民而言,古村的“复活”不仅实现了对历史和文脉的最大尊重,更让他们迎来了生活改善、乡村振兴的重大契机。

  古村落开发性保护启动之初,当地村民、村集体就与联众集团达成了这样一项协议:村民自愿将自己的古民居交由村集体、联众集团统一管理,进行系统的规划设计、修缮经营或整体出租。修缮后的房屋原所有权不变,经营产生的利润按比例分成,村民的权益有了第一重保障。

  许多原本已迁出古村的村民,为此又回到了他们的家乡。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原先村民收入1.6万元,现在加上租金收入,总共是2.2万元。另外餐饮、打扫卫生、做服务员,我们村里总共有30来个人在这里干活,一个月有3000块钱稳定的收入。

  这只是一个缩影,30年合作期间,单从项目利润收入一项,就能为下南山村集体经济收入累计增加274.5万元,为古民居农户带来640.5万元收入,实现古村的文化传承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另有数据统计,自2017年国庆长假营业以来,下南山村年营收超500万元,接待游客13万余人,考察团1700批次5万余人。同时,依托下南山村黑炭杨梅特色产业,举办下南山村杨梅节、古堰画乡小镇艺术节等系列农事节庆活动,促进下南山村杨梅产业和民宿产业融合发展,带动周边农民增收致富。(完)

[编辑:郑晓维] 来源:中新网浙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