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退役老兵火场救人:不管多大岁数都是一个兵

2019-06-30 17:31:14  
七旬退役老兵何阿呼  王惠慧 摄七旬退役老兵何阿呼 王惠慧 摄
 
 

  中新网浙江新闻6月30日电(见习记者 施紫楠)“当时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把阀门关掉。”30日,浙江湖州道场乡施家桥村的何阿呼还在医院休养,面部一些轻伤部位已经开始结痂,“医生说,再住个把礼拜,就可以出院了。”

  几天前,施家桥村项家圩自然村80岁的陆雪美在做饭时,灶台突然起火。惊慌中,陆雪美想关闭煤气阀,却误把开关拧到最大,瞬间火势蹿起半人高。

  正巧路过的何阿呼听见动静,脚步加快,得知着火后毫不犹豫冲进厨房。

  由于燃烧时间过长,火势较旺,煤气瓶上的橡胶管已被烧完,减压阀烧得火烫。就在何阿呼关掉开关的同时,减压阀突然炸开,何阿呼的手、手臂及脸部不同程度受伤。

  “当时进去就看见煤气灶和煤气瓶上全是火,有一些火已经烧到地上来了。”何阿呼回忆,当时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唯一的一个想法就是,“快把阀门关了,不然煤气瓶要是爆炸了,整个房子都保不住。”

  “害怕吗?”面对记者的提问,何阿呼回答,“不害怕,听见着火,就好像回到了当年当消防兵的时候。”

何阿呼关掉煤气罐阀门 王惠慧 摄何阿呼关掉煤气罐阀门 王惠慧 摄

  1949年出生的何阿呼,和新中国同岁。1969年入伍成为一名消防兵,曾参与数百次救火,还在救火中受伤留下后遗症。就算退役,他还一直坚守在安监岗位直至退休。

  几十年来,何阿呼从未忘记初心,“不管到了多大岁数,我一直记得自己是个兵。”

  “我为自己曾是一名光荣的消防兵而骄傲。遇上这种事,哪怕已经退役,但作为一个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党员,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救火救人。”何阿呼脸上一脸坚毅。

  作为何阿呼的大儿子,何伟琦看见父亲眉毛、头发都被烧焦,手背鼓起大片水泡,心疼不已,却也“无何奈何”。

  “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何伟琦说,父亲平时就是个热心肠的人,左邻右舍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帮一把。

  事情发生后,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何伟琦就安全问题再次对父亲进行了“教育”。

  不过何伟琦知道,下次如果有类似情况发生,父亲还是会第一个冲上去,“从小父亲就给我们讲他当消防兵时的事情,也一直教导我们要做善良、乐于助人的人。”

  这样的基因,一直埋藏在何家人中。在遇到紧急事件时,他们都容易“冲动”。何伟琦有一回在南京出差,乘坐地铁时遇到一个小孩不慎从站台和车厢间隙掉了下去。

  没多想,也没考虑后果,已站在车厢里的何伟琦顾不上正在关闭的地铁门,伸手抓住孩子抛给了站台上的父母。

何阿呼手部被炸伤 王惠慧 摄何阿呼手部被炸伤 王惠慧 摄

  “把手缩回来的时候,地铁门夹死了衣袖,抽都抽不出来。那时候才一阵后怕,要是晚了几秒,手可能就废了。”何伟琦笑着说,“但是如果下一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先救人。”

  在交谈中记者得知,何伟琦的儿子受爷爷和父亲影响,从小就乐于助人,并在去年应征入伍,当了一名侦察兵,“儿子从小就有个当兵‘梦’,而且父亲退役后也一直留有遗憾,这下都圆满了。”

  “以前没有这种政策,我虽然不舍也只得按时退役。如果孙子愿意,我肯定全力支持他继续留在部队里,报效国家。”何阿呼说。(完)

[编辑:马牧青] 来源:中新网浙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