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下水道“蛙人”:黑如墨汁的污水中孤独潜行

2019-01-08 21:57:28  
图为:城市下水道“蛙人”洪豪杰。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图为:城市下水道“蛙人”洪豪杰。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
图为:在同事的帮助下,“蛙人”进入下水道。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图为:在同事的帮助下,“蛙人”进入下水道。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

  中新网浙江新闻1月8日电(见习记者 范宇斌)提到潜水,人们常常将其与“湛蓝的海浪”“环绕的热带鱼”等场景相联系。

  洪豪杰是一名“潜水员”,但他是在城市下水道恶臭、漆黑的污水里潜水。他是浙江省临海市城投集团管道公司的一名员工,负责清理重症淤堵。

  “别人问我干啥工作的,我就说自己是潜水的。”洪豪杰苦笑着说,在污水里潜水,自己已经历了数百次。

  近日,临海市临海大道的一处地下管道出现淤堵,靠简单处理无法疏通,于是临海市城投集团管道公司通知洪豪杰赶到现场。

  洪豪杰急忙赶来,只见他穿着一身乳黄色的橡胶衣服,两脚叉开,满脸被衣服勒得通红。

  下水道口被打开后,洪豪杰探头一看,眉头一皱。“这里堵得很厉害,水已经满得看不到管道了。”

  据悉,通常地下污水管道的直径在80厘米到1米之间。正常情况下,水是在管道里流动的,而发生淤堵时,污水水位抬高,流通性变差。若不及时清理,堵住的污水会变得黑如墨汁,散发出一股烂臭味。

  工作人员仔细检查潜水设备后,用绳子将洪豪杰身上的每个口子都牢牢扎紧,然后几个人抬了两个铁饼挂在他的身上。“这身橡皮衣服重二三十斤,而这对铁饼重达60斤,加上我自身体重,有两百多斤重,这样才能沉到水底。”

  戴上潜水头盔后,洪豪杰就和外界彻底隔绝了。

  随后,顺着插进下水道的梯子,洪豪杰小心翼翼地缩紧身子,才能勉强进入。很快,污水逐渐顺着他的身体往上漫,最终没过他的头顶,只剩一条连接他的绳子继续往水下延伸。

  “不用担心,他在下面弄好会拉这条绳子给我们信号,然后我们就会一起把他拉上来。”工作人员解释道。

 
图为:“蛙人”进入狭小的管道显得有些局促。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图为:“蛙人”进入狭小的管道显得有些局促。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
图为:“蛙人”在下水道作业时仅靠一根绳子与外界联系。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图为:“蛙人”在下水道作业时仅靠一根绳子与外界联系。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

  十多分钟后,绳子被重重扯动了几下,在上面的同事们一起用力拉。洪豪杰终于又浮出了水面,臭烘烘地爬了上来。

  “一进到水里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全程‘摸瞎’,完全靠感觉。”洪豪杰上来后告诉记者,至于臭味,因为橡皮外套是完全密封的,所以是闻不到,不过那股浓重的橡胶味也好闻不到哪里去。

  据洪豪杰介绍,徒手清理管道口上的淤堵沉积物,要先清理出至少一立方米的空间。随后把一个橡皮气囊拿下去,塞在管道口上,再充气。当气囊完全胀大后,就能暂时截断污水来源,进而清淤。

  谈及下水作业的“门槛”,洪豪杰向记者展示了他的潜水证,这是他下水作业的凭证。“3年多前,为了做这一行,我特地去外地学习考出来的。”

  “别人以为我潜水,可以看美丽的海底世界。他们哪里知道,我是钻下水道看垃圾的。”洪豪杰打趣着说道。

  诚然,随着装备的升级、科技的进步,下水道“蛙人”仍然面临诸多危险。

  “可能会面临易燃烧爆炸的沼气;万一装备没穿戴好,这些脏水腐蚀性极大;有时下水道的水流非常急,还可能会被冲走……”洪豪杰喃喃自语。

图为:在同事的帮助下,“蛙人”才能穿戴、脱卸笨重的工作服。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图为:在同事的帮助下,“蛙人”才能穿戴、脱卸笨重的工作服。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
图为:在同事的帮助下,“蛙人”才能穿戴、脱卸笨重的工作服。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图为:在同事的帮助下,“蛙人”才能穿戴、脱卸笨重的工作服。临海市委宣传部提供

  洪豪杰今年49岁,十几分钟的潜水作业,让他累得气喘吁吁。“年纪上来了,有些吃力。”

  而他从事下水道疏通工作已经有十来年了。“做这一行很辛苦,每次作业都是往最脏、最臭的地方钻。”洪豪杰说,“刚开始的时候,下去一次一整天都吃不下饭。”

  洪豪杰透露,这份工作虽辛苦,但收入并不低。家里人看他年纪大了,建议他改行。“但我已经舍不得放弃这个职业了,每次把‘城市血管’重新疏通,我就会觉得特别自豪。”

  据了解,目前临海市包括洪豪杰在内,总共只有2名经验丰富的“蛙人”,他们承担整个临海各项艰巨的下水道疏通工作。

  在临海城投集团管道公司副总经理崔灏看来,“这是一个很冷门,但又很被需要与关心的职业。”(完)

[编辑:周薇] 来源:中新网浙江
×